阅读 32

云南贩毒村事件(云南贩毒死刑名单)

云南贩毒村事件(云南贩毒死刑名单)

06-05 19:55 1次浏览

“妹妹,你就向警方交代出幕后主使吧,这样你就不用死了”

1991年10月26日,在公审大会上陶静和她的家人相拥而泣。

陶静因为运输毒品被警方逮捕,由于是初犯且不是主犯,于是警方决定给陶静一个立功的机会。

只要陶静交代出幕后主使,她就不用面临死刑的处罚,可陶静面对警方的询问始终守口如瓶。

在临刑前,哥哥也极力劝解陶静说出幕后主使,可她只是冷淡地表示自己不会说出来的。

最终这位只有20岁的年轻姑娘,决然奔赴刑场。

那么,陶静为何面对警方和家人的极力劝解仍拒不交代?这一切的背后又有什么秘密呢?

仗义出手、坠入爱河陶静于1971年在云南出生,由于长相十分甜美,学习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所以在学校里追求她的人一直很多。

情窦初开的她,高三时跟一名同班男生谈起了恋爱,起初两人也十分恩爱整日腻在一起,她觉得自己遇到了真爱。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高考,两人因为谈恋爱的影响,成绩自然不是很理想。

男孩只是考上了广州一所末流大学,陶静却落榜了,但是,她为了可以离男孩近一点,瞒着家中去广州打工,想陪在男孩身边。

可陶静到了广州以后,男孩却开始埋怨起来,觉得高考失利都是因为她的原因,于是提出了分手。

陶静十分伤心地回到了老家,母亲看着她整日消沉的样子,于是劝慰她再复读一年。

此时的陶静已然没了读书的心思,于是决定外出打工养活自己,便孤身来到瑞丽。

由于她初出社会没有经验,又没有傍身的技术,只好选择在一家洗发店中做洗头小妹,虽然工资不高,但也能解决温饱问题。

陶静既年轻又漂亮,很多男顾客都排队来洗发店,点名让陶静服务,使这个不是很火爆的洗发店,生意一下变得红火起来。

虽然陶静知道这些男顾客的目的并不是单纯来洗发店洗头,但是为了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她也就忍了下来。

这日,一位中年男子,一身酒气地走进了洗发店,如往常一样点名让陶静洗头。

陶静起初并没有在意,毕竟也不是第一次给喝醉酒的顾客洗头,可接下来男子的言行让陶静惊慌失措。

“小静,你看你这么漂亮,做什么洗头小妹啊,我今天刚离婚,以后你就跟着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陶静知道这是男子的醉话,也就含糊地糊弄过去了,可这名男子洗完头后不依不饶地一把搂住陶静,让陶静今天必须跟他走。

虽然顾客都会趁机占点便宜,但都算规矩不会太过分,像今天这样明目张胆地还是第一次,这可把陶静吓坏了。

正当陶静站在原地低着头,手足无措时,一名年轻男子一把推开了正在调戏她的中年男子。

“喝完酒在这里撒酒疯,竟然还敢在大白天调戏小姑娘!”年轻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被推开后,十分愤怒地说道:“你算哪根葱,少管闲事,是不是想挨揍?”

可话音刚落,年轻男子就将他拎起来丢到了门外,中年男子也知自己理亏,也就没有还手,只是留下几句狠话后惺惺离去。

陶静这时才敢抬头看向这名年轻男子,原来也是一名经常找她洗头的顾客。

但陶静对这名年轻男子印象很好,因为他不像其他顾客一样轻浮,他每次洗头都十分规矩,只是简单地聊上几句后就离开了。

陶静看着这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心中满是感激,为了表达谢意主动提出请男子吃饭。

在饭桌上陶静好奇地问道:“看你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怎么那么大力气?”

“我叫杨博,以前在缅甸当过兵,还是排长呢!”杨博大方地向陶静介绍到。

杨博本身长得就十分帅气,加上幽默风趣,所以两人初次吃饭,陶静不但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气氛十分愉快。

两人吃完饭后,杨博主动提出送陶静回家,在路上杨博忽然说道:“我还是没有结婚,还是单身一人呢。”

聪明伶俐的陶静听完他的话,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拒绝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杨博虽然表现地十分难过,但并没有强求陶静答应,只是将她送回家后,默默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日,杨博都会送陶静回家,慢慢地陶静也对他产生了好感,觉得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这日,陶静主动对杨博说道:“我之前拒绝你,是因为我曾经被抛弃过,所以不敢谈恋爱了,但这几天发现你还挺有责任的……”

杨博看着满脸害羞的陶静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给我一个机会证明吧。”

陶静看着他一脸真诚的样子,又加上本来就对他有好感,犹豫片刻后便同意了。

自此以后杨博对陶静更加疼爱有加,不仅坚持下班送她回家,还会买许多鲜花、首饰和贵重奢侈品送给她。

这让店中许多人都十分羡慕,都觉得陶静找了一个不仅长得帅气,而且浪漫、有钱的男朋友。

自此陶静每日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在杨博的建议下,两人很快就搬到了一起开始同居生活。

杨博也没有让陶静失望,同居后杨博让她辞去了洗发店的工作,每日在家什么都不用做。

杨博还会经常带着她出入高档会所,衣服、鞋子、首饰买到衣柜都装不下,百元大钞更是花不完。

陶静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对杨博更是爱得死心塌地,觉得这次一定是遇到了可以白头偕老的人。

助纣为虐、走向深渊可同居时间久后,陶静就察觉了一些问题,杨博虽然声称自己是做生意的,但从没有见过他的货物和门店。

而且他每个月都会有几天消失不见,怎么也联系不到,并且从不在一个地方住上三天以上,显得十分神秘。

陶静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向杨博询问缘由。

面对陶静的诘问下,杨博像变了一个人冷漠地说道:“我是做毒品生意的,如果不做毒品这种暴利的生意,你那些首饰、衣服、奢侈品怎么来的?”

得知真相的陶静十分震惊和难过,欲要报警举报却迟迟下不了决心,只是决然地提出了分手。

陶静本以为分手以后就可以远离杨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可现实却没有放过她。

翌日,陶静就觉得自己有不舒服,于是去医院检查,不曾想检查结果是怀有身孕,面对这个新生命,她有些不知所措。

俗话说“为母则刚”,一般情况下女生知道自己当母亲后,肯定不论如何都会将孩子生下来的,可陶静想到孩子的父亲是一名毒贩后,毅然决然地将孩子打掉了。

将孩子打掉后,陶静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了老家,陶静母亲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对,但也并未多说,只是每日细心照料着。

陶静看着满头白发、佝偻着身体的母亲,内心十分痛苦,暗下决心等养好身体后,一定要好好孝敬母亲。

陶静的身体在母亲的细心照料下,逐渐好了起来,可这时杨博却突然登门找到陶静。

杨博乞求得到她的原谅,并答应她不会再做毒品生意了,在杨博的花言巧语下,她最终还是回到了杨博的身边。

两人再次开始同居生活,但这次陶静却偷偷去医院给自己安上了金属避孕环。

起初杨博确实如他答应的一样,每次陪在陶静身边,一如既往地带着她购物、消费。

可几日后杨博却对她说:“你看咱们整日消费也不是办法,瑞丽这地利这么好,不如咱们干几年运毒,等手上攒下几十万后就回老家结婚,怎么样?”

在90年代,缅甸木姐县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因为瑞丽紧靠木姐县,所以许多毒品都是从这里流入内地。

就连当时势力最大的坤沙都是选择从瑞丽转运毒品,只要毒品进了瑞丽,那价格就会翻上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运毒多危险,而且路上那么多检查站,你怎么还想着做这个生意呢?”陶静十分气愤道。

“你放心,我都打听好了,虽然检查站很多,但是对女人的检查十分松散,而且咱们不用交通工具运毒,你把毒品放入身体里,趁着车站人浑水摸鱼,是不会被检查出来的……”杨博慢慢说道。

杨博看着表情略有松动的陶静,急忙又道:“你看咱妈年纪这么大了,你不需要钱,咱妈肯定需要啊,这样你跟我去一趟,我给咱妈2000元,就当我这个女婿孝敬咱妈的,如果你出了事情,我保证每个月给咱妈一万元的生活费,我给咱妈养老。”

陶静听完杨博的话,不禁回想起母亲以前为了能给她一个良好的生活,每日打许多零工来维持家中开销时的生活。

原来,在陶静儿时,她还生活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可因为一件事情的发生,让这个幸福的家庭完全破裂。

她有一日在学校不小心将脚扭伤,不得不提前回家休息,可她推开门后,却意外发现父亲出轨的画面,

当晚陶静母亲知道后跟父亲大吵一架,在父亲不断的乞求下,母亲原谅了他。

但自此以后父母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争吵不休,随着父亲的再次出轨,母亲终于忍受不了这种背叛,提出了离婚。

最终哥哥选择跟着父亲,而陶静则留在了母亲身边,原本幸福的家庭自此破碎。

陶静此时不禁流下了泪水,她又看着满脸真诚的杨博,觉得杨博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于是同意帮他运毒,放心地跟着杨博出发了。

几日后,两人几经辗转终于到了木姐县的一个小镇,拿到了一包一公斤纯度高达99.99%的冰毒。

杨博随后将冰毒放入陶静的体内,并告诉她第二天12点在昆明市儿童医院附近等待接货人。

正如杨博所说,她一个女人出行又没有行李,于是当晚就很顺利地到达了昆明。

当晚陶静在儿童医院附近开一间宾馆,由于是第一次运毒,她如同惊弓之鸡般地一晚上没有睡觉,天刚刚亮就去指定地点等待接货人。

可让陶静没想到的是,等来的不是接货人,而是昆明警方。

抓捕归案、香消玉殒1991年10月8日中午,陶静在事前约定好的地方焦急地等待着,可接货人始终没有出现,正当她准备离开时,一名头戴鸭舌帽的男子缓缓向她走来。

“你就是陶静?”“你谁啊?”“货呢?”

由于陶静是第一次运毒没有经验,以为男子就是接货人,便将一公斤冰毒拿了出来递给男子。

男子将冰毒接过仔细地检查一番后,突然拿出手铐将陶静的双手拷了起来。

原来,昆明警方早已经将接货人逮捕了,并得知今天的交易,今日的一切都是警方特意安排的抓捕行动。

这时陶静才反应过来,可一切都晚了,她只能乖乖地跟着警方回到警局,陶静怎么也没想到她第一次运毒,竟然也是最后一次。

回到警局后,抓捕陶静的男子——王警官和另一名女警官迅速对她进行审问。

“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是初犯,只要你从实交代出是谁指示你运毒的,我们可以对你从宽处理。”王警官说道。

陶静只是低着头不说话,经过几个小时的僵持,陶静对于幕后主使,始终是闭口不言。

“小静啊,这可是一公斤冰毒啊,你背不起的,这足以被判处死刑了,你还这么年轻,不值得……”女警官苦口婆心地劝解陶静。

按理来说,都已经人赃俱获了,积极坦白配合还可以从轻处理,可陶静依旧守口如瓶,警方只好将他送往看守所,等待开庭。

陶静到达看守所仓内后,同仓人说道:“哟~小姑娘这么年轻就戴上脚镣手链了,你可知道这是死刑犯才有的待遇?”

可陶静只是冷漠地说道:“贩毒!一公斤冰毒,应该就是枪毙了。”

几日后,同仓人好心地劝解道:“你太傻了,我贩毒七八年了,什么样男的我没见过,贩毒人口中的诺言你都相信?赶紧跟警方交代了吧,这样你就有立功变现,就不用死了,你好好想想吧。”

陶静听完后只是蹲在地上面无表情的发呆,她始终相信杨博的承诺不可能是假的。

不久法院判处结果出来了,陶静因运输毒品、拒不交代幕后墓主谋被判死刑,于1991年10月26号执行枪决。

女警官在陶静被执行枪决的前两日找到她,并极力劝解她交代出幕后主使,并告知她只要交代了就可以改判。

可陶静始终保持着沉默,女警官随后问陶静是否还有什么心愿时,她才肯开口说话。

“我希望在我被枪决前,能帮我把身体内的金属避孕环取出来,让我干干净净地走,还有,我想在见我妈妈最后一面。”陶静说道。

女警官看着泪流满面的陶静说道:“你说你何必呢?我真的替你惋惜……26号公审大会我争取让你的家人进来和你见最后一面的。”

在公审大会上,陶静终于见到了妈妈、爸爸和哥哥,此时陶静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情感在家人面前痛声哭泣。

“妹妹,你怎么就不交代呢,警官和我说过了你交代了就不用死了,你听哥一句劝说出来吧。”哥哥哭着说道。

“我是不会说的,你哭什么哭,你要真对我好,我死后,你把母亲照顾好。”陶静十分冷淡地回复道。

随后一把抱住妈妈,大喊一声“我最爱的妈妈啊~”,而陶静的妈妈早已泣不成声。

随着一声枪响,这位年轻姑娘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0岁。

因为陶静地拒不交代,杨博也一直逍遥法外,没人知道他在哪里,或许正在某个城市寻找下一个“陶静”。

随着陶静的去世,她母亲几年后因伤心过度也离开了人世,可笑的是杨博所承诺的一万元,她母亲一分都没有收到过。

无论如何,贩毒这种违法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红线。

而陶静这个本该拥有美好生活的姑娘,因为一句不切实际的承诺,最终走向了刑场,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plhsf@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属于个人非盈利测试性网站,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wplhsf@163.com 投诉,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文章分类
百科问答
版权声明:本站是系统测试站点,无实际运营。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XXXXXo@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