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75

“蔚小理”齐聚港交所!蔚来开盘报160港元

  中新经纬 3 月 10 日电 “蔚小理”终于齐聚港交所。

  10 日,蔚来在港交所以介绍形式二次上市,开报 160 港元,盘前成交 2.5 万股。根据蔚来披露,大摩、瑞信、中金为联席保荐人,每手 10 股。

  蔚来隔夜在纽交所的收市价为 20.17 美元(157.60 港元),交易量为 8412 万股。

  目前,公司流通在外的普通股为 16.69 亿股,包括 13.92 亿股A类普通股(不包括就于行使或归属根据我们的股权激励计划授出的奖励后的未来发行而发行及保留的 2327.91 万股A类普通股),1.28 亿股B类普通股(所有B类普通股应于上市后根据相关股东递交的转换通知转换为A类普通股)及 1.49 亿股C类普通股。

  根据蔚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 年前三季度,公司净亏损 18.74 亿元,研发费用为 27.63 亿元。

  而仅在第三季度,小鹏汽车亏损就高达 15.95 亿元,研发费用为 12.64 亿。同期,理想汽车净亏损仅为 0.22 亿元,研发费用为 8.89 亿元。(中新经纬 APP)

  延伸阅读:

  蔚来再上市:李斌的对赌警报解除了吗?

文大摩财经

  在小鹏回港 8 个月、理想回港 7 个月后,"迟到"的蔚来终于就位。3 月 10 日,蔚来将在港交所挂牌交易,股票代码 9866。摩根士丹利、瑞信和中金公司为此次 IPO 的联席保荐人。至此,"蔚小理"在集体赴美之后,再次在港股聚首。

  但是相比两年前,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局势似乎有了新的变化。

  从"蔚小理"变为"小蔚理"

  蔚来本次 IPO 并不发行新股,原有的股权结构保持不变。其中,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斌实际持股 10.6%,拥有 39% 投票权;第二大股东腾讯持股 9.8%,拥有 17.4% 投票权;三股东英国投资机构 Baillie Gifford & Co 持股 6.5%,投票权为 3.5%。

  回港上市的蔚来,仍然带着沉重的枷锁。2018 年至 2021 年前三季度,蔚来营收分别为 49.51 亿元、78.25 亿元、162.58 亿元和 262.36 亿元,整体呈上涨态势,但并未改变亏损局面。同期净亏损分别为 96.390 亿元、112.957 亿元及 53.041 亿元和 18.735 亿元。蔚来持续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高额销售成本以及研发费用增加所致。

  以 2021 年前三季度交付量计算,蔚来累计交付 66395 辆车,净亏损 18.73 亿,每辆车差不多亏损 3 万元。

  相比预期中的亏损,蔚来出乎意料的低迷销量更让市场关心。2021 年蔚来累计交付 91429 辆,已经被小鹏反超近 7000 辆。造车新势力的名次排序也随之发生变更,从昔日的"蔚小理"变为"小蔚理"。

  从月销量来看,自去年下半年起,别的造车新势力都在向上,蔚来在向下。2021 年 7 月,蔚来交付量首次失去月度销冠宝座被小鹏反超,8 月又被理想和哪吒反超跌出前三,10 月因生产线改造当月只交付了 3667 辆。从 2021 年 11 月起连续 4 个月,小鹏、理想的成绩都要比蔚来好。

  整个 2021 年度蔚来都没能跑赢行业。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 年狭义新能源车(插混、纯电动、燃料电池)全球销量同比增长 118%,而蔚来当年的交付量同比增速仅有 109.1%。

  2022 年以来,蔚来颓势依旧。今年前两个月,蔚来分别交付 9652 辆和 6131 辆,不仅明显低于理想和小鹏,甚至已经被哪吒汽车超越。

  蔚来销量下滑,与其自身迟迟没有新车推出有很大关系。蔚来目前共有三款车型在售,但其中最"年轻"的 EC6,也早在 2020 年 9 月开始交付。也就是说,过去一年半以来,蔚来一直没有新车型面试。这三款基于 NT1.0 平台的车型放在现在来看,硬件和搭载的软件均已经被竞争对手超过。蔚来想要打开销售萎靡的局面,急需新车型救场。

  根据计划,蔚来在今年将推出三款新车。除了蔚来已经为人熟知的 SUV 车型 ES7,还将在 3 月份和 9 月份先后交付高端轿跑 ET7 和中型轿车 ET5。

  三款新车虽然相比蔚来在售车型硬件明显提升,但横向对比竞争对手似乎并没有太大优势。预计今年 3 月 28 日开始交付的蔚来 ET7 是蔚来首款轿跑,主要卖点之一是激光雷达。虽然 2021 年 1 月 ET7 亮相时,这种概念算得上超前,但一年多过去了,这一技术已经不再时髦。事实上,早在 2021 年 9 月实现量产的小鹏 P5 就采用了激光雷达。

  预计今年下半年交付的蔚来 ET5,从命名上就可以看出是蔚来 ET7 的低端版,也是预计"走量"的车型,但蔚来能否保障供应链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2021 年,蔚来江淮工厂进行了产能升级,将年产能从 12 万辆提升至 24 万辆,通过增加班次等方式可达到 30 万辆。

  产能是上去了,但是蔚来能不能交付出如此多的车还是未知数。李斌此前在采访中表示,电池是制约蔚来交付量的最大因素。蔚来电池供应商只有宁德时代,交付量完全靠宁德时代的产量"赏脸"。相比之下,理想和小鹏同时选择比亚迪的电池,虽然可能缺乏蔚来在宁德时代的议价能力,但可以更好地保证电池供应的稳定。

  另外"缺芯"依旧是造车新势力的共同难题,用李斌的话说,"我们很难预期哪一款芯片突然出什么问题。"

  除了投产新车型,蔚来还需要大量的钱来投资换电站。蔚来一直是换电方案坚定的拥趸,截至 2022 年 2 月,蔚来在全国布局了 844 座换电站。根据计划,2022 年起,蔚来在中国市场每年新增 600 座换电站,至 2025 年底,蔚来换电站全球总数将超 4000 座。

  换电站价值不菲,基本上百万起步。但市场认为,在政策利好新能源车采用换电模式的趋势下,蔚来押注换电站是在用钱换未来,后续可能凭借换电站的数量优势或也能重回赛道第一。

  随着新能源汽车竞争进入下半场,造车新势力们除了要面对原有玩家的竞争,也需要面临新巨头的进厂。今年 2 月底,上汽与阿里合作的智己 L7 已经正式投产。百度和小米的汽车也计划于 2023 年和 2024 年开始量产。

  蔚来本次回港上市,除了要面临销量下滑带来的投资影响,还需要考虑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赛道整体估值下滑。年初至今,港股小鹏汽车和理想分别下跌 44.71% 和 19.89%,美股蔚来跌幅也超过四成以上。

  蔚来作为守擂的一方,如何顶住新巨头的冲击,在接下来的数年内尤为关键。但有意思的是,持续亏损且有大量投资需求的蔚来本次上市并未融资,还表示自己不缺钱。

  不融资的上市

  蔚来在赴港上市之际,已经向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提出以介绍方式实现上市,具体上市日期还待审核。

  不管是港交所还是新交所,蔚来均采取"介绍上市"的方式,不发新股也不募资,只是公司股东将本身的旧股申请挂牌买卖,不涉及新的融资。

  同为造车新势力的小鹏和理想回港都采用了双重上市,即美股和港股分别 IPO,两个股票市场是相互独立的,虽仍然要同时受到两地的监管,但满足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接入条件后,可以直接吸引国内A股投资者。小鹏和理想通过在港股上市分别募资 140 亿港元和 118 亿港元。

  而此前回港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百度等采用的是二次上市,审核相对宽松,上市成功后,两地的股票可以实现跨市场流通。二次上市同样可以融资,阿里和百度二次回港,分别融资 880 亿港元和 240 亿港元。

  蔚来采用的"介绍上市"的方式,不发行新股、不募集资金,只提供股票交易。对此,蔚来解释称,回港上市可为投资者提供备选的交易地点,缓解地缘政治风险,并强调目前资金充沛。

  但蔚来最初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2021 年 3 月曾有消息传出,蔚来 "通过秘密方式"在港提交了二次上市申请。至于为何没能二次上市成功,与蔚来在 2019 年建立的用户信托基金脱不开关系。

  李斌于 2019 年 1 月将其名下的 5000 万股蔚来股票转出,成立蔚来用户信托基金。根据蔚来的说法,这部分信托基金的收益将分给用户。

  蔚来目前尚未盈利,用户信托基金无法分红,想要获利只能出售股权。根据章程,蔚来用户信托基金初始资产为 5000 万股,每一财年可出售不超过5%,超出 5000 万股的部分出售则不受限制。但信托基金的持股何时卖出?卖出多少?对李斌的投票权有多大影响?这些问题蔚来并未讲清。因此,港交所压下了蔚来二次上市的计划。

  除此之外,市场还关心,这部分基金收益是否会让部分蔚来用户成为其"喉舌"。2021 年 8 月,31 岁的企业家林文钦驾驶蔚来 ES8 汽车启用自动驾驶功能(NOP 领航状态)后,发生交通事故离世。这让蔚来的自动驾驶功能被推上舆论风口,外界质疑其涉嫌诱导用户。

  随后,500 位蔚来车主主动帮蔚来平息舆情,发布 NOP/NP 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否认蔚来在自动驾驶上宣传误导。值得注意的是,这个"500 人声明"的牵头人就是蔚来用户信托基金的理事之一。

  截至 2021 年三季末,蔚来现金储备约 470 亿元。同年 11 月,蔚来完成美股 ATM 增发,融资 20 亿美元(约人民币 127 亿元)。

  按照小鹏、理想回港上市的募资规模来看,蔚来即使成功双重上市,能募集的资金大概也就是这个规模。换句话说,不是蔚来不缺钱,而是由于港股 IPO 不顺利,把本来想通过港股募集的资金,转道通过美股增发实现了。由此来看,蔚来回港的短期目标并不是融资,而是挂牌"卡位"。

  值得一提的是,合肥市政府曾在官微上透露,其要求蔚来要在 2025 年前在科创板上市。虽然该微博已经被删除,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蔚来的上市步伐不会放慢。

  对赌警报

  随着蔚来赴港上市成为定局,蔚来此前与合肥国资签订的对赌协议也再次被市场关注。

  2019 年,蔚来巨额亏损、产品自燃、高管离职等诸多困境,在资本市场上也溃不成军,股价最低跌至接近 1 美元,早期投资者高瓴一度清仓蔚来。

  彼时,李斌被称为"最惨的男人",数次希望与北京亦庄国投、浙江湖州吴兴区政府等国资合作均被拒绝。直到 2020 年蔚来与合肥市政府达成合作,拿到 70 亿"救命钱"后,蔚来才逐渐缓了过来。

  2020 年 4 月,蔚来与合肥国资达成战略合作,合肥国资向蔚来中国投资 70 亿元,蔚来投资 42.6 亿元,二者分别持有蔚来中国的 24.1% 和 75.9% 的股份。

  同时,合肥资方要求蔚来中国在收到投资后 48 个月内提交 IPO,并在 60 个月内完成上市;蔚来汽车或蔚来中国的控制权不能发生变化。

  如果没完成 IPO 或控股权发生变化,李斌要赎回蔚来中国的股份,赎回价格是合肥国资的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 8.5% 计算利息。

  根据媒体报道,IPO 之外,蔚来需要完成的业绩承诺还包括:2020 年营收 148 亿元(上市 3 款车型),2024 年营收 1200 亿元(上市6-8 款车型),2020 年至 2025 年总营收 4200 亿元,总税收 78 亿。

  在这份并未公开披露的协议里,蔚来需要缴纳的总税收已经超过了合肥国资的投资总额。2020 年,蔚来营收 163 亿元,完成当年营收目标。2021 年前三季度,蔚来实现营收 262 亿元,预计全年营收在 350 亿元左右。也就是说,蔚来想要完成对赌,需要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完成 3700 亿元左右的营收,平均每年营收超过 900 亿元。

  这个营收标准对于目前的蔚来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李斌要如何破局,值得进一步关注。

来自: 网易科技


文章分类
百科问答
版权声明:本站是系统测试站点,无实际运营。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XXXXXXo@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推荐